不枝生

潜伏(十五)

  “其实,我想问问叶神,到底什么是特殊BOSS?”张新杰直直凝视叶修。

  “…这个么,果然荣耀里面没有完全的秘密”叶修笑着感叹,“这么久远的事情确实知道的人不多了。”

  众人把他团团围住,屏息凝神的等待...

  …….

  “其实大家猜的都差不多了呀”叶修摆摆手,“非要我摊开说么”

  翘首以盼的大家一口老血吐出来,在心里把这家伙碎尸万段!!要不要这么噎人!

  “老叶”张佳乐捂着胸口说,“你知道的,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我们这多么人对...

不醉(一)

注意:角色occ 私设多 全是bug np 狗血 慎入


  孙翔算算时间,给黄少天发了个信息:约么?

  对方的信息立刻就回复了过来,带了个笑脸:好啊,时间地点你定。

  孙翔:下周六吧,地点到时候发给你

  黄少天继续回道:好啊~~~~~那就下周六见啊~~~~翔翔~~~

   关于怎么和黄少天扯上关系这件事情实在是一言难尽。

  但对于孙翔来说,有个干净又随叫随到解决生理问题的按摩棒在自己生活中并不算...

一半(五)

  天晴了,花开了,气温逐渐的上升,就像imp的好心情一样。

  恢复了关系,imp肆无忌惮的开始骚扰之路,而且正大光明!

  只是......

  他约mata去看新上映的甜蜜搞笑影片,mata笑着拒绝。

  他约mata去清晨去海边捡贝壳,mata打个哈气拒绝。

  他甚至直接订了有名的情侣宾馆,直接把房卡扔在mata面前,mata垂着眼,不看他,“干什么?”

  “干什么?”imp简直要气笑了,“干我啊~赵世衡你是不是不行了?”...


孙翔和他的画风清奇的粉丝们!

  孙翔一发微博,就上热搜!

  他那微博评论里五花八门,粉和黑都各占半边天,一条微博能从白天掐到第n个白天。

  并且粉丝可以说是所有的荣耀职业选手中粉丝成分最复杂、战斗力最高的一拨人了。

  其中大致分为三类,一种是天天哀嚎“宝贝习习妈妈最爱你了”“看着小脸蛋真乖想亲亲”的亲妈粉,一种是顶礼膜拜的“翔哥最酷炫!”“翔神狂帅酷霸拽”的小弟粉,还有一种是成分最复杂的cp粉,其下又分为“叶翔”“周翔”“肖翔”“all翔”等各大邪教了。

  黑子们又分为“嘉世崩盘”黑,“轮回无冠”黑,奇葩一...

羊习习和巧克力(六)

 吃完那顿莫名其妙的烧烤后,叶修有好久没跟孙翔见面。他忙着刷副本纪录,升级千机伞,考察队员,对付各大公会明里暗里的小动作。

  孙翔没有叶修那么多事情,他只有一件事情要忙——输比赛。

  自从上次跟叶修夸完海口之后,面对这样的战绩,孙翔从心里不想面对叶修,像以前屁颠屁颠在网游里堵叶修的事已经好久没做了,他总是想再等一等——再等一等,等赢了之后在堂堂正正的站在叶修面前,告诉他自己做到了。

  可是直到全明星周末,他也没在叶修之前出现。


  今年的全明星周末在s市,老板娘抢...

羊习习的烧烤串(五)

  叶秋,一直是压在孙翔头上一座大山,他未入行就是,他在嘉世也是,他离开嘉世宣布退役还是。

  孙翔是骄傲的,他除了疯狂的想证明自己比叶修强的同时,心里还藏了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对叶修惧怕——毕竟他在叶修身上栽了那么多的跟头,可这一点惧怕被他埋在心里的最深处,以致于每次看到“君莫笑”的id时的那一点战栗被他理所当然的当成了遇到自己命定对手的激动。

  “!!!”孙翔操作着小号想也不想的冲到君莫笑身边

  “嘘——”叶修赶紧制止他要大叫的名字。

  “你就这装扮。”孙翔看见叶修身上花花绿...

潜伏 十四

  孙翔看着系统弹出的消息,挺惊讶的对旁边的没有馅道“咱俩竟然弄死了那个BOSS。”

  包子平常脱线,但是并不代表他傻,知道这个BOSS算是被小苹果抢到的,自家老大现在估计心情估计不太爽,于是小声的对小苹果说:“缴械不杀。”

  孙翔想了下也明白了,但是他转瞬间就美的冒泡了——自己这是战胜了叶修么?

  也不管当下其他人是什么反应,屁颠屁颠的就摸尸体去了。

  叮——

  恭喜你获得物品——世界之树碎片,红浆果,不醉石,离火水晶。

  恭喜你...

走的太远
都记不得一百斤的感觉了


一半(四)

  其实不管mata怎么抗拒imp,可ad和sup怎么能不在一起呢,在一个队伍,一个训练室,唯一条两个人走的路上,mata做了大量游走的尝试,打团还是该给盾给盾,该做得保护还得做到,必要时候还得拿着自己给他挡枪——真他妈是上辈欠下的债。

  imp又不知道发什么疯,又像药膏一样黏在mata身上,mata烦不胜烦,但是重话一说多了,对面的人就咬着嘴唇无措看着他,恨的他剩下的话怎么也说不下去了,只好冷冷的叫他走开。

  又凑过来了,“上厕所啊”imp腆着脸问道。

  mata眼神很奇怪,“你是真的被人打杀了么”顿了顿又补充道,“你挺...

一半(三)

  2013年的春天。

  具晟彬亲手把自己的id刻在了ogn的赛场上。

  恐怖的天赋,激进又灵动的打法,折服了所有人。

  而最幸运的是,小少年还没经历挫折就心满意足的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辅助,最适合自己的人。

  就是脾气不太好。

  “我怎么觉得我在辅助一个白痴啊?”mata忍无可忍的看着imp又瞎犯傻。

  imp眼睛明明白白的写着你在说什么鬼话,“有我这么可爱的白痴?”

  “我在说你么?”mata慢悠悠的反问。...


小恶魔

  具晟彬的秘密不小心被人发现了,所以他暴躁的挥着两条白白细细胳膊挥开旁边的人发脾气:“西吧,你他妈的看个毛啊。”

  对方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原来你小时候就长这样,跟大了没什么区别么。”顿了顿又点评道“幼齿脸。”

  “你他妈”imp翻了个白眼恨恨骂道,“赵世衡你变态啊。”

  赵世衡挑起了眉毛,“叫我什么?”

  “赵——唔——”imp瞬间被柔软堵上了嘴,身体被牢牢控制住,又被一只手捏住下颌抬起,对方强势的在自己嘴里肆虐,吮吸舔舐——他甚至没办法呼吸,只能像小动物一样发出了轻微的呜...

小发糕

  imp霹雳吧啦的把桌上的东西都摔下去。

  缩成一团坐在椅子上抱着芒果在那里生闷气,脑袋上蓬松的小毛毛一根一根的耷拉下去。

  “哎呀~”旁边有人幸灾乐祸的说道“这个小adc水嫩啊。”

  imp生无可恋的“喵”了一声。

  不想说话。

  自己在椅子上缩成一团——

  然后——

  越缩越小,越缩越小——

  喵喵喵?

  芒果惊恐的发现抱着自己的人渐渐抱不住自己了,那么大只的突然变小——变小...

一半(二)

  imp从来没这么喜欢这座城市,似乎因为一个人一切都能改变,枯燥的泛白的生命一下子就甜蜜起来——握着他的手似乎连一切都能原谅。

  确定关系的一段时间后,在mata半玩笑半认真的胁迫中,imp找了一个熟悉的朋友,做自己名义上的“女朋友”。

  “做我女朋友吧。”

  “开什么玩笑,我不喜欢一米七以下的”

  imp气个半死凶巴巴的说“死丫头再说一遍”

  “死矮子,胖十斤”

  “一句话,帮不帮”

  “好啊。”徐熙得意劲儿要从电话那头溢出...

现如今,imo tag邪教盛行
明明是正统的官配,如今生生被拆成了be...
心很痛,我忍着…
静静的看着我最爱的cp流泪
还有活着的原配党么

甜甜蜜蜜的日常(二)

  卡可

  kakao在ig的时候,每天都像小太阳一样——潮气蓬勃,充满活力~

  可可~可可~可可~嘎嘎笑着围着他最最喜欢辅助打转。

  可可则表现的十分的,非常的,不耐烦——不过他内心是怎么想的大家就不太清楚了,毕竟,这个暴脾气的辅助是一种非常非常傲娇的生物。

  举个例子吧,由知情人之一的刘志豪亲口讲述:

  有一次,kakao竟然十分大胆的把自己浑身都挂在了可可身上。可可大怒,对一气儿之下他喊了十二个“滚”字!声音之洪亮气势之强烈引的所有人侧目。

  kakao

甜甜蜜蜜的日常(一)

  舅夜

  最近mystic染上了一个坏习惯。

  喜欢在第一波回家后明晃晃的走到中路,给自家中单放个治疗术,然后看着自家中单一副崩溃的表情说三个字:

  么么哒~

  帅脸皱成一朵鲜艳的菊花,正盛开的那种。

  啪!

  “xiba ! 痛!”mystic委屈的捂着脸,“why打我”

  “因为你sb ad ”兮夜没好气的说道。

  “痛~”mystic可怜巴巴的瞅着兮夜,假装听不懂兮夜...

原谅我并不会笑

 他又不开心了。

  和那个小鬼喝酒回来又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们讲了什么。

  你不要去见他就好了,你已经下过那么次的决心了,怎么他发个短信你就又动摇了。

  明明你跟我一样是个冷静的人。

  不过也许正是因为太冷静的冰块才会被那像太阳一样炽热的热情轻易融化吧,也是因为太过相似才会被你吸引,只不过,你当我是知己,我却痴望着能跟进一步,分一点你的,专属别人的温柔。

  你知不知道,你隐隐约约透给我一点的,可以让人夜不能寐痴心欲狂。

  ...

无声獠牙(三)

imp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横放在一家破酒馆的吧台上,弗莱姆正坐在自己旁边翘着脚一口一口的喝着酒,金棕色的发丝软软的搭下来,酒润的他常年苍白的脸带出一点绯色,即使是在这种极度危险马上小命不保的情况下,imp还是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唾沫——他被mata看着已经很久时间没碰过一口这神仙东西了。

  “你醒了?”弗莱姆听到声响转过头去,发现imp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酒瓶子,递过去随意的问道“喝酒么?”

imp接过来,狠狠的灌了一大口,擦了擦流出来的酒渍,弗莱姆见状笑了笑指了指旁边“有很多”

  “这是死之前的享受么?”

  “我不会杀你...

一半(一)

  谁能告诉他——第一眼心动的人要怎样做朋友?

  具晟彬第一次见到赵世衡的时候,是领队通知他,给他找了好久的固定辅助来了,让他去见一面。

  对于这个早早就打上王者的adc少年来说,跟他技术一样突出是古怪的脾气,明明平常的时候能毛绒绒的凑过来撒娇,但是对待不合心意的辅助就能一本正经的说着气人的话,嘲讽力实在max。

  然而第一眼见到赵世衡的时候,imp心里就不由得自主的咯噔一声,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的都在传递着危险的信号,耳朵竖起来,感觉自己脖子上的毛都开——像见到了天敌的小老鼠。

  imp...

羊习习与野外boss(四)

  自从上次孙翔摔门走后,两个人很久都没有联系,叶修也很长时间没有碰到他,倒是一个队的沐橙来一次。主要是叶修太忙了,刷副本,弄材料,哪一部分都得计算好,然而这样的后果是把两大游戏公会的负责人搞得快精神分裂了,一个流离之地的副本一刷再刷。

  这天晚上,叶修组织了唐柔,包子入侵,苏沐橙去打炎女巫这个野外boss,然而一上线却收到了孙翔的消息,非常符合他风格的一条,就一个字“哼”

  “?”

  “哼”

  叶修乐了,“我时间很宝贵,孙翔大大小心支付不起啊。”

  孙翔...

羊习习的冻酸奶(三)

  第二天晚上,孙翔继续看着小号上线,在流离之地副本门口堵叶秋他们。

  不过这次没看见其他人,只看见君莫笑顶着花花绿绿的装备慢悠悠的走过来。

  孙翔操控着人物迅速堵住他,单刀直入“叶秋!你是不是怕了?”

  “你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叶秋不解,这小子脑洞又开到哪去了,怎么总是这么奇奇怪怪的。

  “那你老躲着我。”孙翔指出,“还不敢加我好友。”说到不加好友,孙翔大大还有点委屈——自己屈尊主动竟然被人拒绝!

  “哦——”叶修笑了,原来这戳到炸毛点了,“加我的人太...

无声獠牙(二)

一离开那个地方,s.s.b队的野谋spirit就轻松的吐了口气,活动了下全身,蹦蹦跳跳的上前挽住同队奇策heart老大哥的胳膊,一边走一边调皮的对旁边s.s.w的队员开嘲讽,“这次的血色之月准备好被我们虐了么?”

  血色之月是黑暗生物四年一度的狂欢。

  生活在黑暗迷雾中的生物大体分三类,吸血鬼狼人蛛魔——而他们的活动范围一直被死死的限制在迷雾界河之内的黑暗领域,除了外面猎人对他们的威胁,更主要的界河里的迷雾一直干扰着他们寻找出口——然而如果你本身实力达到公爵以上,就有了实力去闯一闯——而成功的几率相当大,所以当猎人工会发现吸血鬼或其他黑暗生物时的...

无声獠牙(一)

  日暮的血光虚虚的笼罩在整个大地上,风吹的呼呼响,卷起风沙,金赫奎在一间极破的小旧酒馆门前站定,看着门上爬行的蜘蛛,以及发霉陈旧的招牌沉默半天,还是“嘎吱”一声的推开门——

  整个酒馆里面空荡荡的,地上的黄沙都堆积了一层,他抖了下睫毛,看见吧台上斜靠着的人——

  对方拿着看不出日期的酒瓶子已经喝的迷迷糊糊,地上乱七八糟堆了一堆,看见他来,似乎有了意识,眼尾晕的通红的看过来,一只手还夹着吸完的烟蒂,身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口,滴滴答答的淌着血,落在地下的凹陷处聚集成了一个血泊,但对方全然不在意的样子,只是看着他一步步走近,对他抬抬...

不敢回头

   “具晟彬!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浪!不要浪!你为什么不听话。”训练室里,赵世衡惯例着跟imp发着脾气。

  “知道了,知道了。”imp像往常一样敷衍着“我不是杀了两个么?”

  “然而你给了对面中单500块。”赵世衡冷静的指出。

  “啊,那个吃薯片的不是最后又把他杀了一次么?”

  “那是因为我们前期有大优势,具晟彬你….”剩下的话被imp堵在嘴里说不出,对方的气息清浅的喷在自己脸上,mata忍了又忍,没忍住,紧紧抱住了他的小恶魔,加深了这个吻。

  ...

…哈哈哈


见证了云涌风起舍不得放下你

具晟彬最近要高兴疯了,因为那个装傻的人终于被他打动了。 (来自锤子便签 http://s.t.tt/5zdVVL)

我在想念你的拥抱

  最近具晟彬总是缠着我,他不知道我讨厌他么?

  不管什么场合,都要使劲抱住我,但是我力气并没有他大,挣脱不开。

  摸我的头,挤在我身边,随时随地的说一些自认为很甜蜜的话。

  “哥,不要啦。”我努力的推拒他。

  “阿西吧赫奎这个样子太可爱了,让哥抱抱嘛”又粘上了来了,明明欺负我的是他,还一副你让我抱是你的荣幸的欠揍样子。

  “神经病啊,不要欺负赫奎了。”旁边的世衡哥都看不下去了“有时间多练习练习吧。”

  “你管我。”晟彬哥突然情绪异常激动,“这么喜欢他你把他调到你旁边去啊。”

  我在旁边尴尬的推了推他,“哥,别这样...

白日火焰(十)完结

  一场场训练赛打下来,转眼就到了决赛的日子,开场时候导播让双方互相放狠话,imp对这挑衅其他人生气的事情好像天生就点满了技能点。

  但是他确实有这个实力——对面vn被他的轮子妈追着屁股打,心态全崩。

  最后在伟神的四杀中取得夏季赛冠军——以种子队的资格直接晋级s5。

  小平含着热泪捧着奖杯“妈的噶的韦又抢我五杀。”

  淘宝权也是感动的不行“别低头,下巴会掉,别流泪,姑姑赢会笑”

  小平忍着想拿奖杯砸死淘宝权的冲动——冷静!冷静!大好日子不宜见血。

  imp淡淡的站在那里,脸上挂着笑,心里却很累,手腕也很痛,旁边有人圈住了他...

白日火焰(九)

  在阿权再三保证自己不会告诉任何人后,小平翻来覆去的进入了梦乡,整晚梦见的都是如何拒绝flame。

  第二天跟阿权两个人双双顶了两个大黑眼圈进了训练室,“怎么了?”韦胖子看见他俩不怀好意的笑了“昨晚组团嫖娼去了?”

  没等到意料之中的回骂,淘宝权只是看着他悠悠的叹了声气,眼神轻飘飘的荡过去,欲语还休。

  伟胖子瞬间当机一秒钟——这傻逼今天又犯什么病了?

  pyl浑身像是不着力的浑浑噩噩的走到自己机子旁边,imp歪过头“what happen?”

   “korea many gay?”平野绫垂着脑袋问

  imp听到...

白日火焰(八)

  晚上平野绫抱着被子在淘宝权宿舍门口堵人,“兄弟,睡觉啊。”

  淘宝权刚洗漱完正准备投奔自己温暖被窝呢,就看平野绫抱着一床被子在自己门口站着,明显是等着自己,戒备的看过去“废话,你干嘛?”

  “快决赛了啊”平野绫故作忧愁的叹了口气,意犹未尽,剩下的交给对方脑补,淘宝权果然上当,短短几秒后也跟着叹气“亚历山大啊,小平咱俩一起睡吧,好久没跟你一起睡了,正好咱俩说说话。”

  平野绫心里偷偷比了个yeah~脸上还装着不情愿的样子,麻溜的进去了,抢了个好位置赶紧躺下。

  淘宝权把灯关上,也跟着躺下,嘎嘎的笑“哎,我们这是野辅双游啊。”

  平野...

© 不枝生 | Powered by LOFTER